热门关键词: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现在的情况艰难又危险我们不能无所作为

浏览数:54     发布时间:2020-06-01
 

  新冠肺炎将怎样改变这个世界?我们还不知道。但有一个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两个超级大国的关系会进一步恶化。这种情况肯定会对这个世界产生长期影响。

  当今世界与上个世纪初的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当时老牌强国与新兴强国激烈斗争并最终走向了战争。反过来,那导致了一个全球化时代的崩溃——“第一次全球化”。今天,我们的“第二次全球化”正面临着威胁。

  想想近期发生的事。唐纳德•特朗普将新冠肺炎对美国造成的大破坏归咎于中国来的“武汉病毒”,以此来转移公众对其抗疫不利的注意力。尤其重要的是,美国政府遵循所谓“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发布了一份新的《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该方针重点强调了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所造成的威胁。

  20世纪早期也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当时强国间不受约束的互相争斗,英国的经济力量相对衰落,而德国、俄国和美国的经济力量则在崛起。尽管美国的崛起最为明显,但由于英德两国地理位置的接近,这两个国家的斗争才是决定性的,当时德国决心要安享其位,而英国则将德国视为对本国安全最大的威胁。

  普林斯顿大学的马科斯•布鲁纳米尔(Markus Brunnermeier)和哈罗德•詹姆斯(Harold James),以及布鲁金斯学会的拉什•多西(Rush Doshi)联合创作了一篇引人入胜的论文,该论文认为:“二十一世纪中美之间的斗争与十九世纪德国与英国之间的斗争有着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这两次斗争都发生在经济全球化和科技创新快速发展的时代,都是采取国家统制经济模式的新兴威权国家挑战采用自由市场经济体制的老牌民主国家。此外,这两次斗争的特点都是“本是相互高度依存的两个国家,却使用关税威胁、标准制定、技术盗窃、金融制裁和基础设施投资等手段来获取竞争优势。”

  “后来者”,比如当时的德国或现在的中国,都无法轻易接受永久的弱势地位。十九世纪时的美国也事实上如此。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提出了“幼稚产业保护理论”来为国家保护本国产业进行辩护。英国转向自由贸易,而美国则坚持施行高度的贸易保护政策。英国努力保护本国的知识产权,而美国则尝试“偷窃”知识产权。类似的斗争总是无法避免。

  这场发端于1914年的冲突直到1945年才最终结束,欧洲、东亚和全球经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这场冲突使新兴强权(最主要的是美国)登上了世界舞台来恢复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尽管它们的表现并不完美。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莫里斯•奥伯斯法尔德(Maurice Obstfeld)在另一篇优秀论文中说明的那样,以全球产出为参考指标,全球经济一体化水平直到60年以后才恢复到1913年的水平。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全球化进一步加深。在此过程中,全球化的发展大大减少了全球不平等和大规模贫困等现象。

  自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中美之间不断出现新的摩擦,全球化水平明显减弱。而新冠肺炎的出现加速了这些趋势。疫情使各国变得更加保守。各国越来越想自给自足,尤其是在医药产品生产方面。但其它供应链却在崩溃。经济崩溃、超高的失业率和经济复苏受疫情影响而止步不前都使领导人(尤其是民粹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领导人)乐于将其归罪于外国人。认为美国无能的想法削弱了美国的公信力。随着美国从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中退出和中国坚持走自己的道路,合作的基础已经残破不堪。即使爆发武装冲突也不是没有可能。

  正如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所说,新冠肺炎疫情似乎是历史上的某个关键时刻。这并不是因为疫情改变了趋势,而是因为它加速了趋势。有理由相信,疫情结束后的世界会比疫情发生前的世界更加敌对和封闭。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趋势。

  但这一趋势并不令人向往。当我们回顾前人犯下的可怕错误,我们一定会惊讶于前人犯错正是出于人性,并不难以理解。他们几乎是无法逃避的陷入到了冲突和经济崩溃之中。我们必须认识到盲目的民族主义和国家的宏大幻象并不会带来权力结构的精妙平衡,只会引发人类的巨大灾难。正是在灾难过后,一个有组织进行国际合作的世界才开始出现。这样的世界从来不是可有可无,但这样的世界现在却变得更加脆弱。

  首先,我们决不能忘记不受约束的大国竞争会有怎样的结局(尽管并非总是如此)。当今世界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整合,因此去全球化的代价也一定会相应增大。我们还必须记住,现在可用的武器比一个世纪前的武器更具破坏性。这次也没有任何外部力量能够阻止中美两国的自我毁灭。也许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想要管理这个世界的公共领域,我们就需要比以往更高水平的国际合作。

  现在的情况艰难而又危险。我们本应奋起直面现实却选择了无所作为。这就是现实。我们要认清现实。